最新消息:

秦岭大山里的那些真实灵异事件

丫丫 浏览
简介:爷爷出生在秦岭山脚下,当了一辈子会计;而我外公刚好相反出生于秦岭大山里,家里条件虽好,一辈子没读过书,年轻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就彻底变样了,外公的变样我是从妈妈那里听来的...

我出生在陕西一个偏远的农村,在我两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去了新疆打工,我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爸妈回家时候我已经11岁了。

我被爷爷奶奶带,因为是90年代,不像现在的孩子玩具那么多,条件那么富裕,我家里条件一般,所以爸妈出去赚钱养家,把我交给了爷爷奶奶照看...

小时候喜欢听爷爷讲故事给我听,越害怕,却又想听,爷爷讲一些他在我妈妈老家经历的真事,当年给我爸提亲去上彩礼,因为我妈的老家在大山顶,爬上要走几十里路,爷爷说路经下大雨,他就就歇息在一户人家中;家中只有80多岁的老头一人,好像姓孟:大山人住的比较分散,那老人家认识我妈妈一家,所以对我爷爷很热情,大山里面的人比较朴实大方,因为没有电,就在火炕门生火做饭,爷爷回忆说:那户人家弄了好些肉给他,貌似把他当多年未见的故友了,热情款待,吃过晚餐后,爷爷点上自制卷烟,跟主人老孟拿过煤油灯;因为山上条件有限,拉不上电,家家户户都用的自制煤油灯自己做灯芯,外面套一个灯罩就ok了,效果不错的,可调大小光,可以防风,效果极佳;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应该都见过...爷爷接过油灯和主人交涉,天明还要赶路,便早早休息了,房间很简单,一张破桌子和一把靠椅,窗户纸也破了几个洞,爷爷放下油灯,上了炕有点上一支自己卷的烟,爷爷烟瘾大早起晚睡都要来一根烟,抽完烟就安然入睡了;刚刚眯眼朦胧中,爷爷很不舒服的惊醒,起来点了一支烟,坐了了许久,便又继续睡.没睡多大一会儿,爷爷掉地上了,爷爷说:他就纳闷了,总感觉有人把他往炕下推,爷爷胆子大从来不相信神鬼之说;爷爷点起烟呆坐了一会,心想和主人聊聊,但是又很晚了,便没打扰主人,熄了灯又睡下了,这次睡的时间长,大概凌晨3点多吧、爷爷被一股强大的推力推下了炕,这次爷爷彻底惊醒不睡了,点起灯,直接蹲在炕头抽烟,爷爷给我说:很明显的感觉被人从炕上推了两次,他一熄灯睡下,睡意朦胧中就有一双手把他头往炕下推,感觉房间有人却又看不见。爷爷给我讲着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我就问爷爷怕不,爷爷笑着说:当时反复几次后他有点怕了,推下炕两次之后,他再也没法入睡了,点着灯,直接蹲在炕头一直抽烟直到公鸡打鸣天蒙蒙亮,他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从房子出来,主人老孟便问我爷爷大兄弟,昨晚休息可好,爷爷苦笑着说:老哥一夜未合眼呢,老孟只是唉了一声没多说什么,爷爷也不便多问,主人老孟留爷爷吃早饭,爷爷说还得赶路早饭吃了怕耽误时间,主人给爷爷拿了一些馍,我们陕西话教锅盔,容易保存,携带方便,陕西八大怪之一,在我们老家这提亲时间观念很强的,所以爷爷没多留带上馍和主人老孟告别后背囊边上了路.

上路之后,爷爷一个人路上在想昨晚的事情,越想越奇怪,老人怎么一人在家,没有妻儿吗?怀着好奇的心匆忙赶路;走着走着遇到了妈妈娘家的人去迎接我爷爷,接我爷爷的是我二舅,生怕我爷爷第一次上去走错路,外公安排他去接爷爷的,二舅接下爷爷的背囊,两人边走边聊,爷爷就聊起了昨晚的经历,给我二舅讲:昨晚我歇息在一户姓孟的人家,二舅讲是有这户人家,老人很可怜,孤苦伶仃10多年,一人住着,爷爷就问她的妻儿呢?二舅说:她的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是个智障,而且是个哑巴,苦了他和老婆了;爷爷问;怎么我去他家没见他老婆和孩子呢?而就说:早年他老婆在山坡放牛,天黑还不见回家,村子里年轻人一起去找,找了一整晚没找到人,却找到了牛,牛一直在流眼泪,大家觉得奇怪,在牛的四周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回去的路上大家还在议论,牛流眼泪的事情.

直到次日的下午,她的儿子哑巴气喘吁吁跑回家给老孟比划山角那里想让他看啥东西似得,于是边急忙过去看,走到哪里后,老孟看到他老婆挂在一颗大树上衣服破烂不堪,已经死了;因为晚上大家打火把找的,能见度有限,所以看的不远,忽略了树上,老孟瘫软坐地,哑巴跑回村里喊人去,大家跑去把老孟老婆尸体背回了家,过了三天就安葬了.

二舅说:当时去拉尸体的时候,看样子不像是摔下去的,因为树很高也不在下坡坡,说起来也奇怪了,爷爷叹了一口气,唉~了一声,顿时又联想到昨晚自己睡的炕,给二舅说:昨晚我在他家没休息好,一睡下就有人把我推下炕,一夜未合眼,听你一说不由得后背发凉啊,二舅反问爷爷:你在哪睡的,爷爷说在他堂屋东房里,很破旧,貌似很久没人住的感觉,我是路过歇息在人家的,能留都不错了,所以也没挑剔什么的;二舅坏笑的告诉爷爷:那应该不会错了爷爷傻眼了问:咋了?而就说:自从老孟老婆死后,老孟管不了哑巴儿子,哑巴天天睡在母亲坟前不吃也不睡,过了一个多月时间,哑巴在家窗户上吊死了,所以你看到只有老孟一人在家里,妻儿10多年前都死了,还有你睡得房子是哑巴生前睡的房子;顿时爷爷冒冷汗,点了一只烟给二舅说:休息一会再走.爷爷没敢多问也没多说什么的;二舅又说:因为他家里发生那些事情村里胆小的都不敢去他家,胆子大的也不敢在那里过夜,你是因为不知道才住的不奇怪,俗话说的好:好奇害死猫不是;爷爷笑这着回答:大山还是比较阴,我从来不相信神鬼之说来这着实给我上了一课......

到现在多少能回忆起爷爷给我讲我妈妈老家在秦岭大山里,因为路远,加上早年政府搬迁,老妈20多年没回过老家...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描述的样子,她的老家是个三合院,在旧社会算很富有的人家,妈妈的老家给我神秘感,我很期待回妈妈老家看看。